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
>> 走进南湖 >> 南湖名人
 
赵昚
发布日期:2014-10-08 浏览次数: 保护色: 字号:[ ]

 

(11271194)

赵昚,宋太祖赵匡胤七世孙。初名伯琮,后改名瑗、玮,赐名昚,字元永。赵昚生父为秀王赵子偁,时任嘉兴县丞,生母张氏。相传张氏梦见有人给她一只羊并说“以此为识”,继而怀有身孕,于建炎元年(1127)十月戊寅在嘉兴县官署内(址在今市工人文化宫东侧)生下了一名男婴,取名伯琮。

建炎三年(1129)二月,金军奔袭扬州,宋高宗赵构突受惊恐,从此丧失生育能力。同年,高宗唯一的儿子元懿太子赵旉夭折,无人承继帝位。南宋朝野认为是太祖的帝位为太宗所夺,太祖子孙“仅同民庶”,所以“艺祖(太祖)在上,莫肯顾歆”,以致北宋为金所灭,南宋政权也朝不保夕,应选太祖后裔为嗣子继承帝位,南宋才能稳固。绍兴二年(1132),高宗在上千名宋太祖的后裔中进行挑选,经过细心考察,反复筛选,最后留下了一胖一瘦两名孩子。胖者为赵伯浩,瘦者即赵伯琮,高宗比较中意胖者。一日高宗命两名孩子侍立宫殿之上,并放出一只猫试探二人,赵伯琮在猫面前纹丝不动,赵伯浩则在猫经过时伸脚去踢,动作极其粗鲁。高宗对其好感顿时全无,就把赵伯琮留了下来。绍兴三年二月,赵伯琮赐名瑗,由婕妤张氏抚养。

赵瑗被养在宫中十余年,一直未被确定嗣子的名份。一是因为高宗仍期望自己能生子,二是高宗宠幸的才人吴氏(后封皇后)于绍兴四年(1134)五月选养了一名叫赵伯玖(后赐名赵璩)的宋太祖后裔,吴氏一直想让高宗立赵璩为太子。朝中大臣为拥立谁为太子明争暗斗,势成水火。在这场赵瑗、赵璩争夺皇太子地位的斗争中,岳飞也参与其间,据说他还对赵瑗说过“中兴基本,其在是乎。”岳飞曾向高宗秘密奏请立赵瑗为皇太子,高宗内心忌疑岳飞干涉内政,说:“卿虽忠,然握重兵于外,此事非卿所当与也”。这也是岳飞后来被处死的“罪因”之一。据说,高宗思前想后,给赵瑗和赵璩每人送去十名美貌少女伴读,作为最后的考察。一段时间之后,高宗将二十名美人召回,经过检查,送给赵璩的十人都已不再是处女,而送给赵瑗的则为完璧。绍兴三十年(1160)二月,高宗对自己生子也已失去信心,将赵瑗立为皇子,更名玮,进为宁国军节度使、开府仪同三司,又进封为建王。赵璩则明确为皇侄。

绍兴三十一年(1161),完颜亮率金兵南侵,朝中多数大臣主张逃跑,赵玮十分气愤,主动上书,请求领兵与金兵决战。但经老师史浩的提醒,为避免高宗疑心,他再次上书,请求在高宗亲征时随驾保护,以示忠孝。绍兴三十二年(1162)五月,高宗立赵玮为皇太子,改名昚、字元永。六月,高宗退位为太上皇,赵昚登基,是为宋孝宗。

绍兴三十二年(1162)七月,赵昚颁布手谕,召主战派老将张浚入朝,共商抗击金兵、恢复中原大计。与此同时,他还追复岳飞原有官职,追封岳飞为鄂国公,以礼改葬。此举在南宋朝野大得人心。他又命副相汪沏视师湖北、京西,四川宣抚使吴璘兼陕西河东路宣抚、招讨使,起用了虞允文、陈俊卿、汪应辰、王十朋等一批力主抗金的人才,朝中主战派力量大增,主和派势力暂时得到抑止。

隆兴元年(1163)四月,赵昚力排主和派干扰,命令李显忠、邵宏渊等出兵北伐。北伐初期,宋军接连取得胜利,攻克灵壁、宿州、虹县等地,北方人民纷纷响应,归附者络绎不绝。但宋军不久即出现主将失和、互不配合,军心浮动、处置失措等问题,战斗力顿失。金兵于此时大举反攻,在宿州符离大败宋军,并趁胜追击,致使宋军损失惨重,十三万人马伤亡殆尽。

隆兴元年(1163)八月,金人向南宋提出割海、泗、唐、邓四州之地,纳币称臣,以及遣还中原归附之民等要求,扬言若宋廷不允,即挥师南下。北伐失利对赵昚的打击极大,在金朝的军事压力、高宗及主和派的施压和影响下,他以“朕以太上圣意,不敢重违”为托词,逐渐放弃了争取再战或平等和议的愿望。隆兴二年三月到七月,赵昚下令撤去江淮守备,主动放弃四州之地,并同意了张浚的辞职请求。十一月,派王抃前往金营求和,提出新的和议条款,基本满足了金人的无理要求。十二月,宋、金正式签订和约,史称“隆兴和议”。

赵昚虽迫于时势与金人媾和,但恢复中原的渴望并未完全消失。他汲取北伐失败的经验教训,集中精力进行准备,等待时机再图恢复。从乾道二年(1166)底至乾道六年,他先后进行了三次大规模的阅兵活动。规定各地驻军每年春、秋两季要集中演习,对于练兵成绩突出的将佐,予以破格提升,武艺出众的士卒也会获得重赏。裁汰中央禁军老弱兵员,补充强壮兵丁,以提高正规军的战斗力。乾道五年,他重新恢复了淮东万弩手这一民兵组织,改名为神劲军,规定每年八月到次年二月集中训练。乾道三年,赵昚任命抗金名将虞允文为知枢密院事,并接替吴璘出任四川宣抚使,让他在四川练兵讲武,发展经济,为再次北伐时出兵川陕打下基础。

乾道八年(1172)九月,虞允文再次出任四川宣抚使。临行之前,赵昚“谕以进取之方,期以某日会河南”,并说:“若西师出而朕迟回,即朕负卿;若朕已动而卿迟回,即卿负朕”,相约四川、江淮东西两路出兵攻金。然而虞允文鉴于赵昚在“隆兴和议”前在战和之间摇摆不定,对东宫旧人曾觌等奸佞之辈十分宠幸,且任命了坚决反战的梁克家为宰相等表现,恐因出兵不利而致杀身之祸,虽积极备战,但却一再推迟出兵时间。乾道九年十月,赵昚手诏虞允文,再次催促他早日出师,虞允文以“军需未备”为由,要赵昚“待时而动”,实际上拒绝了赵昚的要求。淳熙元年(1174),虞允文病死,宋孝宗与虞允文相约东西两路攻金的战略落空。

赵昚在备战北伐的同时,还积极改革内政,慎选官吏,注意吏治,轻徭薄赋,兴修水利,发展生产。

赵昚即位以后“躬揽权纲,不以责任臣下”,大至军政国事,小至州县狱案,都要亲自过问。他积极整顿吏治,裁汰冗官,加大对贪官污吏的惩治力度,严格官吏的考核,甚至亲自任免地方中下级官吏。南宋初年以来,各级官吏经常提前向农民征收本税季的田赋,称为“预催”。淳熙四年(1177),赵昚下诏“禁止预催之弊”,此后必须按照规定时间收田赋,违者劾奏。拖延多年的预催问题,在他亲自干涉下终于得到解决

隆兴元年(1163),赵昚下诏将会子(世界上最早由国家发行纸币,高宗绍兴三十年发行)加盖“隆兴尚书户部官印会子之印”,以表明是由朝廷户部发行的纸币,增加其权威性,以促进其流通。他重视农业生产,每年都亲自过问各地的收成情况。一次,范成大进呈一种叫“劫麦”的农作物新品种,赵昚特命人先在御苑试种,见其穗实饱满,才在江淮各地大面积推广。淳熙二年(1175)赵昚下诏督促地方官兴修水利,并对江东路失职官员给予降职以示惩罚。其时“水利之兴,在在而有,其以功绩闻者既加之赏矣,否则罚亦必行,是以年谷屡登,田野加辟,虽有水旱,民无菜色”。

赵昚对主流学派王安石新学及新兴起来的程朱理学,采取兼容并蓄、共同发展的态度。在其倡导的百家争鸣、共同发展的学术环境下,一大批卓有成就的文人学者相继涌现。思想家朱熹、陆九渊、陈亮、叶适,文学家陆游、辛弃疾、范成大、杨万里、尤袤等都活跃在孝宗乾(道)淳(熙)时期。

赵昚“性恭俭”,高宗称赞其“勤俭过于古帝王”。即位之初,就不肯用乐,日常生活的花费很少,常穿旧衣服,不大兴土木。他还常召负责财政的官吏进宫,详细询问各项支出和收入,认真核查具体账目,稍有出入,就一定要刨根问底。

淳熙十六年(1189)正月,金世宗去世,皇太孙完颜璟(金章宗)即位。赵昚面临着此前向金世宗称侄,现在又要向其孙金章宗称侄的尴尬局面。此时的赵昚已失去早年恢复中原的雄心壮志,同年二月,即禅位为太上皇。皇太子赵惇即位,是为宋光宗。绍熙五年(1194年),赵昚病逝,终年六十八岁。庙号孝宗,葬于永阜陵。

宋孝宗是南宋最有作为的君主,史称“卓然为南渡诸帝之称首”。他在位时期,也是南宋政治上最清明,经济、文化最繁荣兴盛的时期。

关于宋孝宗赵昚的出生地,古代典籍记载不一,宋代王明清在《挥麈录》中记述了秀州外医张浩在嘉兴县丞厅得见赵昚出生时的情景。而据《宋史》及明崇祯《嘉兴县志》、清康熙《嘉兴府志》记载,赵昚出生地则在城外杉青闸官舍。皇帝出生在嘉兴,这里遂称“龙兴之地”,孝宗之孙宁宗即位后,于庆元元年(1195)升秀州为嘉兴府。嘉定年间,宁宗将嘉兴县丞厅改为佛寺兴圣院,理宗于淳佑十一年(1251)题书“流虹圣地兴圣之寺”,其地遂沿称兴圣寺,有流虹亭等建筑。流虹取意于太古少昊帝出生的典故,可为孝宗出生处又一佐证。

 

[返回顶部] [打印本页] [关闭窗口]

 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